欢迎来到买房网!

用户注册 用户登陆

热门搜索:弗拉明戈.屿海 福隆丽水湾 御泉名都 洛杉矶城

网上预订
  • 海南土戏的“文明”变革

    时间:2014-03-27 11:36:36 点击:1871次 节日购

  •     从自成一个剧种开始,琼剧就没有停止过变革。
        琼剧形成至今,约有300多年的历史,然而,由于史料的匮乏和遗失,其前200年的人物和故事,见诸文字的记载甚少,能够流传迄今,已属吉光片羽。
        琼剧界的大事,可以稽考的,当追溯到110年前的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,那年秋天,琼剧名优郑洪明(1867—1905)开始在家乡万宁谋划反清,一边借助演出唤醒民众,一边秘密壮大义军队伍。
        郑洪明的反清活动仅仅持续了2年,便以失败告终,却从此赋以琼剧宣传“革命”的功能,直到“五四运动”和海南岛的解放战争。徐成章、王文明和冯白驹等人不但是戏迷,还是善于用琼剧启迪民众和打击敌人者。
        100余年,是“琼剧”得名(80年前)的时期,也是《红叶题诗》从民间“三角恋爱”题材走向爱国、爱情主题的高雅文人戏,并拍成唯一一部琼剧电影的时段,还是琼剧《搜书院》为粤剧所移植,《琼花》被改编为电影和芭蕾舞《红色娘子军》的时代,更是琼剧兼容并蓄和博采众长,不断推陈出新和屡获殊荣的年代。
        海南日报《海南周刊》今起推出“百年琼剧春秋”专版,希冀通过挖掘已逝和息演艺人的故事,让年轻人了解琼剧的过往,唤起他们喜爱和传承本土文化的热情。
        清末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农历六月廿一,万州艺人郑洪明的“洪明班”和李珍岱的“妚七班”在龙滚墟唱擂台戏,精妙的演出博得村野戏迷喝彩不止,最终,郑洪明的戏班一举夺魁。这本是一件好事,却给郑洪明的家庭带来了惨剧。
        “洪明班”折桂后,当地土豪邢俊德等人强烈不满,便勾结郑氏宗族的士绅,迫害郑洪明的妻子和母亲,还捣毁了郑家的房屋。告官无门,这年八月,郑洪明强忍失去亲人的悲痛,带着戏班离开万州,浪迹天涯。
        4年后,郑洪明回到万州,酝酿惊天动地的大事。
        郑洪明:名优一怒为妻母
        郑洪明是今万宁大茂后田村人,7岁丧父,10岁给人放牛。光绪七年(1881年),他加入戏班,师从前辈杨庆瑞,专攻武旦,成功饰演《武松打店》中的孙二娘、《木兰从军》中的花木兰等角色,让人难辨雌雄。
        再后来,郑洪明的戏路越来越宽,文旦、武旦、刀马旦,样样都能;他还擅长南拳和刀枪,轻功也非常了得。在琼剧《秋香过岭》中,郑洪明创造了“前滚翻上岭,后滚翻下岭”的动作,刚劲、明快而不失洒脱,成为后学模仿的楷模。
        英才遭妒。郑洪明受土豪构陷后,被迫离开万宁,先后在海口、广东西营(今湛江霞山)、曼谷和新加坡出演《孙二娘》,名声大噪,他本人因此有“活母夜叉”之称。
        1902年,郑洪明带友人黄家清重返故园,继续组班演戏,只是此时的他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翌年秋季,他在后田村成立“三点会”,自称“会母”,提出“红旗飘飘,人马征召,革命起义,推翻清朝”的口号,借演戏之便,秘密串联,发展义军。
        1904年四月,“洪明班”到儋州那大演出,在当地秘密召开会议,任命艺人李泰章为“三哥”,统领西路(澄迈、临高、儋州、昌化、感恩)义军,他自领东路(琼山、定安、文昌、会同、乐会、万州、陵水、崖州),策划武装暴动。
        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二月底,郑洪明召集东、西两路军事首领在定安议事,不料走漏了风声,被清军围捕,郑洪明夺得官马后,连夜赶回万州。三月,郑洪明在万州黄竹塘、鸡衣岭集结义军300多人,手持耙头、双锏、铁尺、双刀、剑戟、长棍,他本人佩戴六响转手枪,星夜一举攻破万州城,杀死兵丁多人,州官张存楷趁乱逃脱。第二天,郑洪明开仓放粮,救济灾民,并剪掉辫子,揭竿而起。
        不久,郑洪明率义军转战陵水,但连续几个月攻城不破。十月中旬,他们遭到清军围剿,义军向新村港撤离,又遭到清兵截击。双方大战一天,伤亡惨重,义军首领李泰章、黄家清、黄家照殉难。
        郑洪明突出重围后,取道海路返回万州,不想次日被捕,十月下旬被杀害,年仅38岁。
        《中国戏曲志·海南卷》记录了郑洪明的壮烈之举。他罹难后,当地人为了纪念他大义凛然的作为,拯救民众于水火的志向,将其活动据点“旧州铺仔”,改为“大茂市”,即今万宁市大茂镇。
        徐成章:敢将土戏换新腔
        如果说郑洪明的反清遭遇是悲壮的,那么,或许是受其启示,后人在藉由琼剧宣传革命时,则很有技巧。像琼崖革命先驱徐成章(原名徐天宗,1892-1928)等人,就先革琼剧的命,再革反动势力的命。
        徐成章也许不会唱戏,却是一位琼剧活动家。1907年,他到府城读中学,两年后,就与堂兄徐天炳、梁秉枢等爱国学生,开展反清宣传活动,成为海南早期的同盟会会员。
        民国十一年(1922年),徐成章从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返琼,在加积任公安局长,并在海口创办《琼崖旬报》,还与王文明一道,邀请琼剧艺人吴发凤、郑长和等人,在海口南门组织“琼崖土戏改良社”和“琼崖优伶界工会”。
        土戏改良社专门研究琼崖剧本,或著作,或改良,并改编旧戏,编纂新本,以实行社会改造。该社编辑的土戏剧本有《大义灭亲》、《爱国学生郭钦光》、《蔡锷出京》、《灭种婚姻》、《破除旧礼教》、《爱国女秋瑾》、《救国运动》、《林格兰就义》等十几种,以时装戏(文明戏)的形式上演。
        1927年国民党背叛革命,屠杀共产党人,土戏改良社在白色恐怖的影响下,也随之解散,海南戏曲舞台开始萧条冷落,土戏走向衰落。两年后,冯白驹等人在母瑞山建立革命根据地,组织红军剧团,深入乡村演出,有些职业艺人也闻讯前去。
        琼剧理论专家、国家二级作曲周庆辉认为,在徐成章等人的推动下,琼剧在五四运动之后担当起了强大的社会责任,而戏曲的社会责任,在元代就已萌芽,如关汉卿的《窦娥冤》,唤起了民众对社会不公的共鸣和谴责。
        “当时的琼剧演唱者更多是由话剧演员充当,由于目的是宣传进步思想,因此念白多,且缺少旋律,但是句句押韵,倒也让观众喜闻乐见。”周庆辉说,“时装戏给琼剧唱腔贡献最大的是,带来了‘数字板’,即每句唱词有二、三、四、五或七个字不等,如后来上演的传统琼剧《搜书院》中,就有‘二字板’。”
        吴发凤:文明戏的开戏师爷
        “五四运动”后,在北京、上海读书的海南籍学生带回话剧《东方的早晨》、《醒狮》,由琼崖中学(今琼台师范)和东路中学(今嘉积中学)师生用海南话演出,风靡一时。琼剧演员吴发凤受其启发,萌发了写时装戏的想法。
        上世纪20年代初,他根据文昌中学编演的一个海南方言话剧《社会第一钟声》,改编成琼剧剧本《社会钟声》,仍由文中学生主演,排练时,吴发凤专程从海口赶到文昌,指导学生掌握音乐板腔、表演技巧和舞台装置,一个月后在文昌县教场坡试演,轰动整个县城;不久后,原班人马到海口演出,盛况空前,观众人山人海,剧场还需要警察来维持秩序。
        《社会钟声》是琼剧上演的第一出文明戏,其作者吴发凤,一生的身世却极其坎坷。
        吴发凤生于1870年,原名吴家悦,文昌公坡水北村人,读过私塾,天资聪慧,因父亲去世,只得辍学当挑货郎,有一次被货商抛弃在万州,于是沦为乞丐。后来他被一“发”字戏班收留,充当杂工,继而学艺,专习老旦,“发凤”是他的艺名。
        从1902年开始,吴发凤搜集民间故事和历史掌故,编写提纲戏,为班主和名伶所欣赏,成为各个戏班争相聘请的“开戏师爷”;文明戏盛行时,吴发凤的代表作除了《社会钟声》,还有《林格兰就义》、《新旧婚姻》等,他还当选为“琼崖优伶界工会”的主席。
        日军侵琼后,大批戏班解散,谋生之路全无,吴发凤流落他乡,过着贫病交迫的生活。
        有人做过统计,吴发凤一生创作和改编的古装戏和时装戏剧本121册,其中时装戏74册。1945年8月,日军投降,他于9月回到家乡,发现当年埋藏的手稿和刻板多数已经霉烂,痛心疾首,次年郁郁而终。
        周庆辉告诉海南日报记者,吴发凤的确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剧本,但他后期的作品则迎合市场,追求商业化,题材也有点像“鸳鸯蝴蝶派”,不乏“三角恋爱”内容,不如早期的作品,不但专业,而且有宣传教化价值。
        海南已故文史专家岑家梧先生,在其《海南汉人戏剧概说》一文中写到,为了研究土戏的唱腔特点和演变历史,曾在1932年冬天访问过吴发凤。
        也是在那一年的冬天,湖南籍中学教员田曙岚开始骑行海南岛,并在4年之后1936年出版《海南岛旅行记》,作者将海南土戏称为“琼剧”。